• 溫馨提示:本站數據排序并非新片就在前面,靠的就是搜索,找新片,請搜索!
排行榜
觀看記錄

關閉清空全部播放記錄

    后將能永久保存播放記錄|免費注冊

    真相并不復雜 而是謊言太多

    來源:優片庫 責任編輯: 更新時間:2017-09-14 18:02:38人氣:0

    視頻看不見的客人狀態:BD1280高清中字版年代:2016

    主演馬里奧·卡薩斯阿娜·瓦格納何塞·科羅納多巴巴拉·萊涅更新時間:2018-05-07 12:12:57

    艾德里安(馬里奧·卡薩斯 Mario Casas 飾)經營著一間科技公司,事業蒸蒸日上,家中有美麗賢惠的妻子和活潑可愛的女兒,事業家庭雙豐收的他是旁人羨慕的對象。然而,野心勃勃的艾德里安并未珍惜眼前來之不易的生活,一直以來,他和一位名叫勞拉(芭芭拉·藍妮 Bárbara Lennie 飾)的女攝影師保持著肉體關系。某日幽會過后…

    這段時間有部西班牙的犯罪懸疑片甚是熱火,叫做《看不見的客人》,用室內推理和套層結構活生生玩了一把,玩的很盡興,影迷很吃驚,明明是律師,結果卻是仇家,自然讓觀眾佩服于編導奧利奧爾·保羅的劇情構思,作為西班牙近年的導演新秀,目前也就兩部導演作品,都不差,處女作是《女尸謎底》,還拿了戈雅獎的最佳新人導演獎。


    《嫌疑犯x的獻身》正在熱映之中,故事改編自東野圭吾的同名著作,這部推理小說以新穎的視角,縝密的思路著稱,被譽為推理小說的極致作品。

    其實除了這部熱映的院線電影,這部來自西班牙的犯罪懸疑片,也非常值得一看,《看不見的客人》。


    從《看不見的客人》的第一個聲畫場景,很多喜歡犯罪懸疑片的觀眾會感到頗為熟悉,這種熟絡感來自于好萊塢的著名大衛·芬奇,在他的作品序列中,總會有冷色打光、昏暗的夜景場面、以及搖擺在人性懸崖上的主人公。但是《看不見的客人》不同于芬奇的電影,它不僅玩結構,而且還弄轉換,至于結構是什么?轉換了哪些?可能我們得從以往的電影中尋覓些蹤跡。


    套層結構|剝離出的謊言和真實


    同樣是西班牙導演,亞歷桑德羅·阿曼巴可能更為人所熟悉,《城市廣場》、《深海長眠》和《小島驚魂》都是他的代表作,但是早在1997年,他就編導了一部科幻電影《睜開你的眼睛》,其后被好萊塢買了版權,翻拍成一部大家更為熟知的電影——湯姆·克魯斯主演的《香草天空》。

    而在結構上,保羅借鑒了這位本國前輩作品的敘事結構——套層敘事。比如在《香草天空》中,順時敘事是男主角和心理醫生的對話,另一個層面的故事,則是對話中的回憶內容;而《看不見的客人》同樣是男主角和女律師的對話,另一個層面的故事則是對話的內容,然而更有趣是,在前半段中,存在著兩個套層結構:男主角和女律師的對話,對話嵌套著男主角和他情人的犯罪故事,而在這個故事中,又嵌套著情人向男主角敘述她剛遭遇的事。


    如果只是單調的套層,自然沒意思,和《香草天空》類似的是,《看不見的客人》中也使用了“真假”的命題,這樣的處理無疑證明了“套層結構”并不是花哨子、玩票,只要是懂點敘事技巧的人都知道,所謂的套層無疑隱含了一個“敘述者”,那么這個敘述者所言是否屬實,就值得思考。


    在中國古典小說中,因為采用了說書人性質的“全知視角”,敘事內容的可信度建立在“上帝話語”中,不用考慮真實或虛假;但是在本片中,這是一個被指控殺人的嫌疑人所敘述的故事,事件是否屬實?自然需要觀眾的思考和判斷,套層的每一次使用都是在對敘述人的誠信度進行檢驗,畢竟,這是一位律師幫助有殺人嫌疑的委托人脫罪的過程,嫌疑人極可能說謊,律師也必須幫他圓謊,即使他們在室內說出的都是事實,一旦出了房間,事實即被掩蓋,謊言脫口而出。


    《看不見的客人》正是基于這樣的一種敘事手法,所以才讓最后的劇情逆轉得以實現,因為,既然過招雙方,一個是在道德上存疑的人,一個是幫助這個人脫罪的人,那么他們不必對下一刻的事件發生的“順理成章”擔負任何責任。

    “罪惡凝視”與“身份轉換”


    關于“凝視”這個概念,最早是法國思想家拉康提出來的,最早表示“自戀欲望的投射與完善”,后來在勞拉·穆爾維的手中化成女性主義電影理論的主要概念,但是在本片中,這種“凝視”則表現為“罪惡的凝視”。


    在《看不見的客人》中,“凝視”的方式表現為三種,一個是女律師對男主角的凝視,一個是被害人父親對男主角的凝視,以及男主角和被害者父母(母親即為偽裝的女律師)的互相凝視。


    出現時間依次為:

    26分40秒(男主角敘述他將載有被害人的車子推進湖中之后);

    42分50秒(女律師說“新的目擊證人”會出現之后);

    63分17秒(女律師讓男主角說出真相之前)

    80分50秒(女律師得知兒子落水真相之后)

    91分06秒(女律師揭示對面的丈夫存在之后)

    99分25秒(最終雙方的凝視)


    從上述六次凝視出現的時間,我們不難看出基本都是出現在情節的轉折處,頻繁出現隔著窗戶望向另一端的大樓,不僅僅在于懸疑片中的線索或者說“暗示”,從而讓觀眾提前得知“謎底”,這的確是懸疑片制作者常用的一種伎倆,但是在此處,可能是一種“罪惡凝視”的語言。


    就如同男主角和女律師隔著圓桌對坐,桌子在此處象征著空間上的間隔,秒表的不停轉動則是時間在空間內的一種膨脹,而這種時空的加劇效應,包裹的卻恰恰是一場關于“罪惡”的掩蓋和揭露;在兩座大樓之間,則是城市中的“冷漠距離”——“罪惡淵藪”的象征,而凝視恰在這兩個場面中出現。

    在圓桌兩側,女律師對于男主角的凝視,是一種冷靜的“揭露”;在兩棟大樓間,受害人母親對于男主角的凝視,則是一種冷漠的“放逐”,盡管她們兩個是同一個人,然而前者是用司法的幌子套取偽君子的信任,后者則是用親情的忍辱報復殺人者的罪惡。


    而在這一凝視的過程中,我們不難發現全片在身份上的轉換,男主角從弱勢的被冤者轉換為邪惡的殺人犯,女情人從殘酷的自私者轉換為悲劇的贖罪人,而女律師也從冷漠的女強人轉換為智慧而忍辱負重的母親。而前兩個角色的形象并不是實在的轉化,他們都是在“罪惡凝視”中慢慢顯露出原有的面貌,只有女律師|母親這一身份才是通過偽裝發生的前后轉換,某種程度上說,這算是電影的一個讖言:在“罪惡凝視”的視閾下,本性的揭露可能需要偽裝的身份來完成,而司法在此“缺席”了。


    《看不見的客人》在線觀看:http://www.upian.cc/juqingpian/kanbujiandekeren/

    最新影評/推薦詳細>>
    最新視頻
    最新劇情
    更多>
    影評/推薦排行榜
    更多>
    `
    手機掃一掃輕松打開
    優片庫
    中国福利彩票官方app官网